勒沃库森vs
安徽鑫融集團公司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郵箱登陸
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資訊 下屬公司 業務范圍 客戶服務 留言咨詢 聯系我們
最新公告
企業榮譽
 
新聞資訊
聯系我們
地   址: 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工業園秀水路6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詳細信息
專家:房地產泡沫毫無疑問是最大的灰犀牛
 

摘要:“要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剛剛閉幕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被再次強調,而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屬首次提出。

房地產泡沫攪動金融風險小心!灰犀牛

資料圖

華夏時報報道

“要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剛剛閉幕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被再次強調,而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屬首次提出。

“風險”一詞,在會議公告中出現的頻率最高,達31次。《人民日報》頭版刊發的評論員文章則更形象地將“風險”比作“灰犀牛”,那些在爆發前已有跡象顯現、但卻往往被忽視的風險。問題是,誰是經濟領域的灰犀牛?它離我們有多遠?

“短期內的一個金融風險,就是金融脫實向虛,高杠桿、高覆蓋,蘊含著高的金融風險和高的經濟風險。”7月19日,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對《華夏時報》記者說。而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和國企債臺高筑、居民杠桿率上升速度驚人……所有風險都在指向經濟高杠桿。

但據社科院學部委員、NIFD理事長李揚介紹,中國不存在無力償還債務的“清償力問題”。此外,中國的儲蓄一直大于投資。2015年,中國全部債務中以外幣定值者占比不足3%,這意味著,將中國作為整體看,不可能發生債務危機。盡管灰犀牛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但中國政府未雨綢繆。應對危機、處置風險的中國方案呼之欲出。

灰犀牛動了嗎

相比于黑天鵝,更值得關注的,或許是另一種動物——灰犀牛。

7月17日,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閉幕后的首個工作日,《人民日報》在頭版刊發的評論員文章《有效防范金融風險》提出,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對各類風險苗頭既不能掉以輕心,也不能置若罔聞。

事實上,今年3月,新華社就關注到了灰犀牛的存在。在一篇題為《透視“逆全球化”表象》的文章中,新華社記者寫道:灰犀牛比黑天鵝更可怕,更值得關注。

“灰犀牛”一詞,來源于古根海姆學者獎獲得者米歇爾·渥克撰寫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指的是概率極大、沖擊力極強的風險。相對于黑天鵝這樣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現實中的很多危機事件,其實更像是灰犀牛,在爆發前已有跡象顯現,但卻被忽視。

米歇爾以2007年至2008年的那一場金融風暴為例說,對某些人來說是黑天鵝性質的事件,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風暴是眾多灰犀牛匯聚的結果,早期的警示信號就擺在那里。

“房地產泡沫是毫無疑問的最大的灰犀牛。”中國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劉勝軍說。劉是最先提出當前中國經濟面臨3只灰犀牛的中國學者,在他看來,另外2只灰犀牛分別是貨幣貶值、資金外流和銀行不良資產的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還提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的論斷,以及“要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的工作指示。這是5年一屆、金融領域最高規格會議釋放的重磅信號。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牛犁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防控金融風險已經成為未來5年金融工作的三大任務之一,中央領導非常重視灰犀牛這樣大概率可能發生的影響重大的金融危機出現的事件。

牛犁認為,金融領域潛在的風險,包括金融機構不良率上升,包括互聯網金融、企業債、地方債領域存在的一些問題,都是客觀存在的。

這些日積月累的風險,就像生長于非洲草原上的那只“體型笨重、反應遲緩”的灰犀牛,你能看見它在遠處,卻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來,憨直的路線、爆發性的攻擊力定會讓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撲倒在地!

天風宏觀更是明確地提醒:中國的灰犀牛已經隱約動起來了。

日積月累的風險

擺在面前的警示信號,是2016年中國的住房抵押貸款余額/LTV(Loan to Value Ratio,譯為居民購房抵押率)開始超越家庭房地產市值。

2006年,美國住房抵押貸款余額/LTV首次超過了房地產總市值,同年美國家庭平均房貸支出/平均收入達到99%,無限接近房價的壓力極限,旋即次貸危機爆發。

“這不是一個善意的信號。”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稱。

另一組警示信號則更為直接:中國房地產市值從2004年的32.7萬億上升到2016年的206.7萬億,占居民總資產53.8%;房貸是中國家庭最主要的負債,占居民總貸款的60.3%;房貸也是金融體系最重要的資產,占總貸款的21%。

中國家庭杠桿率上升的速度非常驚人。2006-2016年,中國居民部門杠桿率從11%上升至45%,10年間增長3倍。

天風宏觀指出,中國居民部門快速加杠桿的背后,反映了中國房地產價格脫離基本面(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快速上漲。2016年,中國LTV達到50%,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前整體LTV接近60%。

“一方面,對于中國房價的泡沫化已經沒有爭議,但另一方面房價調控卻陷入‘空調’境地,不斷逼空,導致很多人產生‘房價永遠不會跌’的錯覺。”劉勝軍稱。

房地產企業融資也在大幅攀升。李子彬發現,2016年前11個月,全國房地產開發資金來源中,來自企業的自有資金比例僅僅是14.5%,是2001年以來16年里房地產企業自有資金最低的一年。

金融領域另一個風險,是債臺高筑。李子彬注意到,截至2016年末,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務余額27萬億,其中地方政府債務的余額是15.3萬億;截至2017年2月,各地方政府的城投債余額還有6.42萬億,合起來22萬億。“這是統計出來的,統計不出來的不知道有多少。”

國際清算銀行(BIS)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底中國非金融部門的債務率高達257%,比2015年上升了12.1個百分點。中國債務率的上升速度在主要經濟體中位居前列。

“各種資金沒有流入實體經濟,大量的資金都流入到房地產市場和地方政府的融資平臺,還有在金融體系內的空轉,脫實向虛的情況愈演愈烈。”李子彬稱。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金融業的增長值占GDP的比重達到了8.3%,已經超過了美國等發達國家的水平。

在日前召開的第五屆中國中小企業投融資交易會上,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顧秀蓮公開警示“我國經濟過度金融化的傾向”:在社會上出現一哄而起泛金融的現象,各類新、類金融等金融機構遍地開花,金融全面泛金融的傾向。

“這么多年下來,我們的杠桿率實在太高了,特別是企業的杠桿,國企的杠桿率太高了,金融資源里面無法有效地配制,始終在僵尸企業里面呆著,你能怎么辦?”牛犁說。

離危險還有多遠?

中國人民大學發布的宏觀報告稱,債務率上升速度過快會使得負債主體的償債負擔顯著加大,不僅會抑制消費與投資需求的擴張,更會加大經濟危機爆發的概率。

危險的苗頭已經隱現。今年,輝山乳業、珠海中富、齊星集團紛紛曝出債務違約事件,遼寧、黑龍江、廣東、河北、河南的11家城投平臺日前被評級機構給予負面評級。

“總體而言,中國高債務風險未得到有效緩解,債務率攀升速度過快。從已有研究得到的結論來看,債務率上升速度的快慢往往是影響經濟運行的核心要素。”上述報告稱。

更讓人關心的是,灰犀牛到底離我們有多遠?

野村證券通過總結以往金融危機的共同特征提出了著名的“5-30”規則,即一個國家如果5年之內債務率上升幅度在30%以上,那么其發生危機的概率會大大提高。2012-2016年間,中國債務率上升幅度已經高達75.9%。

“雖然中國的高儲蓄率以及負債主體是地方政府和國企等特征,使得爆發債務危機的可能性較小,但是債務率的快速上升對經濟增長的抑制作用會越來越明顯。”人民大學宏觀研究團隊稱。

牛犁也認為,有些因素慢慢從量變到質變,可能會演變成灰犀牛,但不能把現在的潛在的風險因素說成是灰犀牛,除非像美國次貸危機一樣發生了才能說是灰犀牛。

“我們距離灰犀牛還有一段安全的距離。”天風宏觀解釋說:中國現在的房貸收入比相比美國爆發危機時的水平,還處于相對安全的區間,這給了我們平穩跨越債務周期的空間。

中國應對方案

在灰犀牛奔跑起來之前,關鍵的是如何筑起安全墻。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要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學防范,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著力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著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制。

李子彬建議,監管部門加強監管和宏觀調控,責令各商業銀行調整信貸的存量結構。

“一是要全國房地產開發資金,到位的資金來源中企業自有資金不能夠低于30%;二是規范地方政府的借貸行為,專門設一個管理政府債務、制訂專門的法律或者由全國人大授權的機構來貸款,強制地方政府制訂償還地方債的計劃和指標。”李子彬說。

事實上, 2016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便首次明確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著力防控資產泡沫”,將金融穩定的重要性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今年以來,金融去杠桿成為了維護金融穩定的核心舉措,也是宏觀政策的主要發力點。一方面,貨幣政策由“穩健”調整為“穩健中性”,通過適度收緊流動性,提高貨幣市場的利率中樞,抬升金融機構的負債成本從而壓縮資金的套利空間;另一方面,宏觀審慎管理的力度有所強化,特別是一季度正式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的監控范圍,著重限制銀行表外業務的無序擴張。

財新智庫董事總經理鐘正生注意到,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有一個提法和以往不同,就是“經濟去杠桿”取代了“金融去杠桿”。他分析稱,有一段時間說金融去杠桿,所謂金融去杠桿只是一個表面,經濟實體去杠桿才是根本。

而經濟去杠桿的重點則聚焦在了國企上。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僵尸企業”工作。

據財政部統計,截至2016年10月底,我國國有企業負債總額為86.46萬億元。金融危機后企業部門杠桿率的攀升主要受國企拉動,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由2008年的57.4%逐漸攀升至2016年的61.3%,而同期私營企業杠桿率從57%震蕩下行至51.9%。

“會議透露出來的信號表明,對國企的治理即將上升到新的臺階。”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元春認為。

此外,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還提出“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嚴格規范金融市場交易行為”、“規范金融綜合經營和產融結合”和“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等具體要求。

牛犁對《華夏時報》記者說,不能說潛在的灰犀牛必然會成為灰犀牛,中央提這個概念,是讓做好相關的應對措施,做好預案。

  首頁 | 集團概況 | 新聞資訊 | 下屬公司 | 業務范圍 | 客戶服務 | 留言咨詢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 安徽鑫融集團公司 www.y788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工業園秀水路6號.  皖ICP備10203040號.
技術支持:中邦科技  
 

友情鏈接:合肥網絡公司

勒沃库森vs ca88 亚洲城唯一官网 pk10官网计划 黑杰克21点游戏下载 彩票投注站利润 久盈娱乐官网app 通比牛牛怎样看走势规律 4码二中二多少组 重庆时时破译 时时彩绝龙虎和密算法 后三包胆算法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爱配资骗局 最新款抢庄牛牛棋牌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